Rova

在欧美圈里翻滚
盾冬 | EC | SK | 银鹰
喜好不分先后
吧唧和小舰长是一辈子的私心
努力成为最咸的咸鱼
请让我磕盾冬磕到死🌝
娶不到派派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爱你们所有人

【盾冬、银鹰、寡希】如何捕获你的灵魂伴侣 一发完

焦糖饼干与拿铁:

如何捕获你的灵魂伴侣


  那是仪式。
  灵魂伴侣拥有彼此最深伤痕的印记。
  触摸它们,灵魂会得到抚慰。
  缺失的被填补,因为连接在一起而完整。
  所以有印记的人,要去寻找那个契合的人。


  “你不让人看你的印记就是因为你的灵魂伴侣是个截肢伤患?”Bucky问,他摸了一下Steve卷起的袖子下面露出的那一点痕迹,它像一个荆冠,在他的左上臂绕了一圈。
  “我不在乎他身体是否完整,我只是不想听到怜悯的话。有人看见它之后对别人说‘可怜的Steve,他不光身体不好,灵魂伴侣还是个残废,日子要怎么过呢’。”Steve立刻把卷起的袖子放了下来。
  “嘿,别这样,让我看看。”Bucky握住他的手臂,那条手臂太瘦弱了,他不得不控制力气以免弄疼他。“你的灵魂伴侣以后可能是个英雄什么的,现在欧洲在打仗。”
  “像我的父亲?”
  “或许?但他会活下来,这个截肢不会要了他的命。”Bucky摸了摸那圈痕迹,它摸起来和周围皮肤没有什么区别。
  “也有可能是个工人,操作机器的时候受了伤。”Steve也摸了摸自己的印记,它的边缘参差不齐,他见过截肢伤患在伤口愈合之后的手臂,它不是这种可怕的形状。它像是被压力扯断的。
  “不管怎么说,他会活着,我的灵魂伴侣才是要命。”Bucky眨了眨眼,Steve好奇地望着他,他吹了声口哨,把马甲脱了,撩起衬衫,他的上腹部有一个深色的印记,形状像个星星,但Steve知道那应该是个弹孔。“看到了吗?”Bukcy问,伸手摸了摸那个印记:“我找医生看过,他说这个地方刚好擦过肝脏,上帝真是太爱我了,给了我一个灵魂伴侣,然后他中弹死了。”
  “他不会死的。”Steve摸了摸那个印记,他动作很轻,痒得Bucky发笑。“他一定不会死的,医学在发展。”
  “说不定他和你的那个在同一个部队,你的截肢,我的中弹。”Bucky为脑海里的想像笑了起来:两个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一同躺在医疗帐篷里一个截了肢一个刚刚从处理子弹的麻醉中醒过来,互相对着对方发笑。“别想那么多Stevie,日子长着呢,说不定他们远在天边一辈子都不会和我们遇见呢?这样你和我可以一起过一辈子,不要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这么想?”Steve问,Bucky点了点头,他似乎一下高兴了起来,但还是撩起衣服拿炭笔在自己上腹部画了一个圈:“我也想……但是如果他出现了,Bucky,答应我不要拒绝他好吗?”
  “你想帮我找到他?”Bucky问,Steve很认真地比较着那块污痕的位置,他立刻把衬衫放了下来。
  “我说是如果。”Steve回答。
  “我不要他,我都没见过他,不认识他,然后就因为我肚子上有个印记他那里中了一枪,我就要和他走?”Bucky一把夺过了Steve的炭笔:“那好吧,我也帮你留意,在这里截肢的人……”他卷起袖子,在左手上臂上画了一条线:“他可能是你的灵魂伴侣,如果你想和他走,那你就走吧。”他把炭笔丢回给Steve,穿上马甲拿起外套往外面跑,Steve扑过来挂在他腰上。
  “别走啊,Bucky!”Steve喊,用力拽住他的腰带:“我也没见过我的灵魂伴侣啊,我也不想和他走。我希望他不出现,你的也不出现,然后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在一起。”
  “那你就别说什么帮我留意的话了,擦掉它。”Bucky抽出手巾塞在Steve的手里,那只手死死抓着他的衬衫不愿意放开。
  “你先擦,我怕我一放你就跑了。”
  “你先画的,你先擦。”
  “保证不跑?”
  “保证不跑。”Bucky继续把手巾往Steve手指缝里塞:“要我发誓吗?”
  “不,不,不用。”Steve立刻把手抽了回来,他撩起衬衫,一只手去把肚子上画的圈擦掉。“灵魂伴侣有什么好,我有Bucky就够了。”他嘟嘟囔囔,Bucky卷起袖子笑了起来。
  “很高兴我们达成了共识,灵魂伴侣有什么好,我有Steve就够了。”他也擦掉了左臂上炭笔的痕迹,顺手把那点黑抹在了Steve的脸上。“我的印。”他说。
  “那这是我的。”Steve举高手,Bucky笑了起来,他捏住那只手腕,不让他把碳粉摸上自己的脸。“这不公平!Bucky!你也要有我的!”他喊,Bucky笑得更大声了,他猛然放开Steve的手躲到一边去,Steve踉跄了一下,立刻转身追着他在屋子里跑跳,把手指上的碳粉抹在任何他抓住的地方:“这是我的,我的,还有我的!”他喊,气喘吁吁地和Bucky滚作一团。
  “是是,都是你的。”Bucky躺在地板上,他伸开四肢,让Steve把碳粉摸在他的脖子上。“是你的。”他说,捏了一下Steve的鼻子,把他的鼻梁抹得发黑。
  “噢!”Steve捂住了鼻子,他笑得开心,蓝眼睛在阴影里闪闪发亮:“当然,是我的!”

  Steve被丢了出来。
  诚然,美国队长被凶残的反派丢得用脸着地这事儿已经发生过无数次了,但当“凶残的反派”是一个戴着棒球帽背着小背包惊慌失措逃跑的流浪汉时,这情况就明显的不对头了。
  “Cap!”Natasha喊,Steve迅速爬了起来,他找到了冬兵的方向想继续追,Pietro拉住了他的手臂。
  “Cap,我敬你是个老年人,但在我妹妹面前耍流氓一样是不行的。”他戳了戳Steve的腰,Steve没管他在暗示什么,甩开手就继续追了过去。
  “……他怎么了?”Pietro大惊失色,通常而言Steve衣着过时审美老套,但他从来没有这么——这么——衣冠不整过:他的T恤撩到了胸肌下方,露出一整块肚子,Pietro承认那些轮廓分明的肌肉确实非常非常非常好看但就这么露着肚子在大街上跑确实也太有损美国队长的形象了。
  说不定是美国的国家形象呢?美国队长代表美国。
  “他在追他的灵魂伴侣。”Natasha露出了一脸受不了他的表情,她在手机上调出了一张照片,她的内置耳机里是Hill在吼“让Rogers赶紧!停下!回来!”她调到了静音,把那张照片拿给Pietro看:“Bucky Barnes,他现在的代号是冬日战士。”
  “哦他就是那个九头蛇最成功的改造成品史无前例的优秀兵器塑造世界的……嗷!”Pietro捂住了脸。
  “如果你在Cap面前说这些话,小子,我保证你马上会发现自己嵌在最近的那面墙里。”Natasha晃了晃拳头。
  “现在谁还相信灵魂伴侣这种东西。”Pietro翻了个白眼。“这种东西老气横秋,俗套,妨碍自由恋爱,束缚人的本性。就不能当那些东西是胎记吗,我妈妈就告诉我我肚子上那道东西是胎记,Wanda可没有那东西,她是完整的。”
  “Steve可是上个世纪的老人家,他信灵魂伴侣。你现在知道那是你灵魂伴侣会受的最重的伤了,好了,小子,Sam不在,Cap需要帮手,你是乐意看他下次还在你妹妹面前撩着衣服露出肚子狂奔呢,还是帮个忙今天结束这个?”
  “我帮我帮!”Pietro喊,他嗖地冲了出去,Natasha立刻给Clint发了条短信。
  “你知道Pietro的灵魂伴侣是谁。”Wanda说,她看起来冷飕飕的,听起来也冷飕飕的,但在那之外,似乎还有点……忧郁?
  “只是猜测,如果他能顺利地把Barnes带回来,我就告诉他那个人有可能是谁。”Natasha收到了回信,她神秘莫测地对着手机笑了一下,等着Steve或者Pietro给她消息。最终她等到了,不是好消息,Steve追丢了冬兵而Pietro则在追上之后被他丢进了河里。幽灵跑掉了,但Steve似乎仍然有抓住他的信心。
  “他是我的灵魂伴侣。”Steve说,他坐在台阶上,看Pietro使劲拧干衣服。
  “比起这个,Cap,你能先把T恤放下来吗?”Natasha问,他连忙道了歉,把折出皱纹的衣服卷了下去。
  “他是我的灵魂伴侣,我一直知道我有一个,他也有一个,但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两个就是对方的。”Steve仍然望着Pietro,那个因为要帮他而被丢下河的年青人看起来十分开心,正和妹妹说冬兵有多强壮,他觉得这可能是青少年的一种对刺激的渴望和正面体验,他很高兴Pietro没有因为被攻击而产生负面情绪,但他还是应该去向他道歉的。
  然后他注意到了他肚子上那道痕迹。“……他也有一个灵魂伴侣。”他说。
  “Cap,灵魂伴侣现在已经不流行了。”Natasha告诉他。“年青人更愿意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或者能碰撞出火花的对象,灵魂伴侣更像是一种美妙的传说,它的确很令人向往,但是除此之外,很少有人愿意走遍世界去找那个灵魂上和自己契合的人,有更多其他的方式能找到适合的对象,它轻松很多,幸福感也不会减少。”
  “Nat。”Steve笑了起来。“我是个老年人,思想很老派。而且他们或许都没有体验过与灵魂伴侣结合的那种幸福感,那他们就没有评价的资格。”
  “这么说你有过?”
  “没有。我正想办法和Bucky一起去体验它。”Steve笑起来,他摸了摸额头。“他好像很害怕我,见到我时就想逃走。”
  “要是我后面追着一个衣服撩到胸口还总喊着要我摸一下肚皮的男人,我也会夺路而逃的,就算那人是美国队长也一样,万一他疯了呢。”Natasha抬了抬眉毛,Steve把整个脸都埋到了手掌里。
  “所以你认为我的方法是错的……”
  “但那很有趣味性,不是吗?网络时代会发生很多奇迹,只要你能成功吸引眼球。”Natasha狡黠地眨了眨眼。

  两天以后Steve明白了这个“奇迹”指的是什么。
  美国队长露着肚皮在纽约街头追赶一名流浪汉的照片在网络上成了一张异军突起的PS素材,Steve穿着不同的露肚装拿着不同的东西追在不同的对象后面跑了上万张图片,其中也有不少被追的,Clint对着这些PS图片笑了快一整天,把它们一张一张存在文件夹里让JARVIS发到了Steve的私人电脑上。Natasha不得不针对这起有伤风化的追逐事件开了个小型的记者发布会(她本人看起来很享受爆料的过程),过了没一天“灵魂伴侣”这个老掉牙的词语就被刷上了热门词条,许多人讨论它,有为它所蕴含的意义感动向往的,当然也有对它嗤之以鼻的,还有对它恶语相向的,但它只是一个词语,你骂,还是不骂,它就在那里,静静的,静静的,在热门榜上看着你。和寇森一样狂热的美国队长粉丝发起了寻找流浪汉的民间活动,他们根据一开始出现在媒体和网络上的那几张模糊的照片总结出了被追赶的流浪汉的特征,发动全国网友随手拍解救找不到灵魂伴侣的美国队长,分析图片,制作了一张流浪汉出没地图发在网上。自然也有给美国队长写信的,支持的或者不支持的,JARVIS一扫描就知道哪些可以给Steve看看哪些可以直接丢去生产再生纸。
  事情似乎做得有点过火了,Steve看着JARVIS放在他电脑里的那张越来越详细的地图,JARVIS分析出了冬兵的下一个可能出现地点,那里离他小时候住的地方很近,JARVIS推测他可能住在附近的废旧房屋里,或者公园里,把自己藏起来,像那些住在城市里的野生动物。
  “能让他们把这张图撤掉吗?JARVIS能通过这张图推测出他的主要活动范围,九头蛇也能。”Steve问,Tony摇了摇头。
  “这是自发的,Cap,美国人民在帮助美国队长寻找丢失已久的灵魂伴侣!我们只要在九头蛇带走他之前把他带回来就可以了!”钢铁侠伸开手,做了个神爱世人的动作:“只要一有动静,我们就可以马上出发,解救美国队长的失忆灵魂伴侣,轰飞妄图拆散你们的九头喷火大怪龙。”
  “我应该……说谢谢?”Steve有气无力地接话,Clint笑得像只耗子,他还在不断地收集PS图片让JARVIS发给他,目前进行到Steve与几个电影明星同台奔跑后面追着暴虐霸王龙再后面追着伶盗龙和另一个电影明星,Steve扫了一眼,不知道该不该丢到垃圾箱里。
  “不用谢,Cap。”Tony昂了昂头。
  “开心点儿,Cap,至少你让灵魂伴侣这个词再次受到了关注。”Clint脸上挂着笑,他的手指在手机上划个不停,似乎连续不断找到了可乐的东西:“许多人晒自己的印记,还有寻找灵魂伴侣的网络活动,Cap,要不你也晒一晒你的?说不定Barnes看到了想起什么呢?”
  “我不知道他上不上网。”Steve偏头去看左臂,很多特工身上的印记都用了方法去消除和掩盖,防止过于明显的特征暴露身份。但他的身份早已暴光了,他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失去了一切,在Bucky用冬兵的身份回来之前,连这一圈印记都毫无意义。因此他也拒绝了Fury关于掩盖掉它以提高安全系数的提议。
  “为什么不试试?”Clint问,他举起手机,拍了一张能看清楚Steve手臂上那圈印记的照片发在了他的个人主页上,不一会儿就获得了很多回应,他把那些回应给Steve看,Steve保持着沉默,Clint则有些洋洋得意,但Pietro和Wanda进来时他的笑容消失,他一把夺过自己的手机,往通风管里窜。
  “嘿!等等!老头子!!”Pietro冲过来抓住了他的腿,他快得只剩下一个银色的影子,Clint当然来不及爬进管道里,他被拽了下来,连同天花板上的石膏板一起掉了一地。
  “听着小子,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我根本不信这个。”Clint喊,Pietro骑在他的腿上,牵住T恤往上面撩。
  “你不信就更该来摸摸看,然后告诉我,‘不,小子,这是传说,什么灵魂伴侣,都是骗人的’,不是吗?”Pietro挺胸收腹,把略有肌肉轮廓的肚子露了出来,那上面有一条伤疤的痕迹,和Clint早些时候在索科维亚被开出来的那道在同一个位置。
  “你傻吗?确认是不是灵魂伴侣得互相摸到对方的伤痕和印记,我一个人摸是没用的!”Clint两手撑地往后面退,他退一点,Pietro就跟着往前蹭一点,Natasha哼地咳了一声,抬脚抵住他的背心。
  “说的没错,Clint,你该试试去摸一下,然后告诉他这是骗人的。”Natasha冲他勾了勾嘴唇。
  “我不会让他摸我的肚子的,我的肚子才修好没多久,不会让随便什么人都去摸的!”鹰眼拽紧T恤下摆,用力勒在肚子上。
  “你不过是怕脂肪盖住了肌肉形状让人笑话!”Pietro把肚子往前面又挺了一点:“承认吧老头子!你缺乏锻炼!你的肚皮是软的,皮肤下面就是厚厚的一层脂肪!”
  “关你什么事!我又不是靠肚子来射箭!”
  “那摸一下我的肚子又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靠我的肚子来射箭!”
  “我靠我的手!摸你的肚子靠的也是我的手!”
  “摸一下又有什么关系!我的肚子又不会咬你的手!”
  “我怎么知道它不会!”
  “你摸了就知道它不会!”
  “我不会让我的手冒险的。”Clint拽着T恤下摆把手背到了背后:“也不会让我的肚子冒险的,总之我就是不会摸你也不会让你摸!”
  “好吧,那换个方式,你胸口上有枪伤印记吗?”Pietro问,他把T恤再撩上去一点,下摆卡在肩膀上,给他看胸口的伤疤:“有在这个位置的印记吗?一个就够了。”
  “没有!”Clint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盯着Pietro胸口的那一串枪伤,每一枪都致命,他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这个年青人从死亡里拽回来的。
  “噢……没有。”Pietro慢慢地退开,他按住Clint的腿站起来,一开始目光还锁在他的肚子上,但很快就飘到别的地方去了。“没有。”他重复。
  “没有,你看看这个。”Clint调出一张照片,那是Natasha拍的,他躺在担架上,制服前襟开在两边,他的胸口上只有一点伤痕,而肚子上正开着一个大口子。“只是巧合而已,我胸口上没有印记。”
  “噢,没有。”Pietro瞥了那张照片一眼。“我很抱歉,老头子,Wanda很向往灵魂伴侣,她知道我有之后,一定要我试试找到他。”
  “所以是因为你妹妹?”Clint问,他瞪着Pietro,Pietro抓了几下头发。
  “我还没想好……我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不是我的灵魂伴侣,但如果我有,我想试试那是什么感觉。”
  “小子,你真是个混账东西。”鹰眼捏住他卡在肩膀上的T恤下摆,用力拽下来:“灵魂伴侣一旦结合就不可分离,那不是什么结婚之后发现性格不合还可以离婚的事。世界上这么多可以结婚可以在一起的人,你干吗非要拿灵魂伴侣来试?”
  “我不知道,大概吧。”Pietro使劲抓了几把头发,他把手机还给Clint,转身跑了,速度快得连Steve都很难看到那道银色的影子。
  Clint坐回了他的椅子。他有些闷闷不乐,把手机拿着颠来颠去,Natasha从下面踹了他的椅子一脚,他看了看她,继续玩抛接手机的无聊游戏。
  “……所以我追着Bucky的时候,就像Pietro那样,撩着T恤,露着肚皮?”Steve问,Natasha点了点头,Clint也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那确实够不好看的……”他捂住了脸。
  “别太沮丧,Cap,你至少腹肌和胸肌都很好看。”Natasha安慰他,Clint又心不在焉地笑了笑,然后把手机揣上,离开了客厅。

  Steve最后还是按照JARVIS的分析去了那几个流浪汉地图上的热点区域,还有几个不在地图上但JARVIS认为碰见Bucky的几率很高的地方。那是布鲁克林一个老而破旧的区域,一些是他们曾经一起走过很多次的,一些是不熟悉的,一开始他并没有抱着在人群里看到Bucky的希望,但过了几天,他捕捉到了熟悉的影子,压着帽檐贴着建筑走过,或者拽着袖子在小巷子里穿梭,Steve很想追过去,很想抱住他叫他Bucky,很想告诉他他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但他忍住了,假装是路过,假装是偶然相遇,与他隔着距离擦肩而过。
  他发现了规律,有的时候在一条岔路的路灯边等着看Bucky在马路对面跑过,有的时候坐在一家星巴克的窗子边看Bucky从外面的热狗摊上买食物,有的时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越过一排鲜花和一丛高灌木看Bucky坐在草坪上看书,他有的时候抄抄写写,有的时候躺在草地上,枕着背包,把书盖在脸上睡觉。
  他每天画很多速写,Bucky拉紧袖子的手,Bucky帽子下露出的下巴和头发,Bucky在建筑精美的老楼房下面奔跑,Bucky在草坪上看书或者睡觉。
  他喜欢画Bucky在老旧的街道上奔跑,那让他觉得在七十年里总有不变的东西在他身边。
  有一天冬兵看到了Steve。他看完一本书,四处张望似乎在活动颈椎,而这时Steve恰好在望着他,他们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冬兵立刻紧张了起来,他一边盯着Steve,一边迅速地收拾好背包,像是要立刻逃走。
  Steve打定了主意,如果他跑了,他就坐在这里,看他跑。他不会去追他,也不会再告诉他自己是他的灵魂伴侣,他决定就这么看着他,等他愿意出现的时候再去拉他的手。
  但冬兵发现他没有追过来的意思之后也停下了动作。他用一种随时可以冲刺着离开的姿势蹲坐在那里,背着他的小背包,越过高灌木和鲜花看着Steve。这让Steve越发觉得他像那些生活在城市里的野生动物,他看过一些城市野生动物的纪录片,研究者首先从很远的地方慢慢靠近,让被观察的动物逐渐适应自己,知道自己无害也没有恶意。直到他被允许进入它们的领地,允许他观察它们吃东西,喝水,找食物和伴侣,养育后代。
  Steve站起来,冬兵的腿抽动了一下,他似乎要逃走了。但Steve买了两个汉堡回来坐下之后,冬兵还在那里,他换了个姿势,身体放松,背着背包捧着书,但视线还是落在这个方向。
  Steve觉得自己成功了,他缓慢地吃了一个汉堡,将另一个往冬兵的方向晃了晃。
  他想他不会得到回应,或者冬兵会用立刻逃开来做回应。
  但没有,冬兵只是在书本后面对他摇了摇头。

  “你打算一直这么等下去?”Sam问,Steve摇了摇头。
  “不会一直这样的,他最近开始和我交流了。”
  “你是指那些‘你要汉堡吗’‘不了谢谢’‘想喝可乐吗’‘不了谢谢’的动作?”
  “不,他在看着我。”Steve微笑着摇了摇头。“他在看我,他很好奇,我不知道他在好奇什么,但他在看着我。不光是我没有看他的时候,现在当我看着他的时候,他也不会转开视线或者想要马上逃跑,有几次我觉得他笑了。我们有眼神交流。”
  “眼神交流,这是件好事。”Sam想了想:“他开始让你涉足私人的领域了,虽然现在只让你看,但保持这种接触,他很快会让你走过去的。”
  “我也这么想,有的时候我不走他也会在那里坐一整个下午,就像在陪我一样。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这比我追着他跑的时候可好多了。”
  “你是指你撩着T恤露着肚皮追着他在纽约街头狂奔的时候?”Sam问,这个问题让Steve大笑了起来。
  “我那时候傻乎乎的,被拍下来P了很多图。”
  “要我说,Steve,那可真是棒透了的蠢!”Sam用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失败的摸肚子尝试之后Pietro并没有消沉多久,他开始用另一种方式来折腾Clint,比如利用自己的高速交换两个人盘子里的食物,比如利用自己的高速抢夺他的手机发一张Clint特别惊诧特别傻的照片在他自己的个人主页上然后还给他,比如利用自己的高速把Clint要抽的每支箭都抢先拿走。Pietro说这是灵活性练习,Clint坚持他在公然泄愤,Wanda什么都没说,把查到的关于灵魂伴侣的资料都收集整理到日记本上。
  但有一天Hill例行向新来的成员介绍强制消除印记的规定和流程时,Pietro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东西。
  “你是说所有的探员都必须强制消除掉自己身上的印记?”Pietro问,Hill点了点头。
  “这是为了更安全地进行你们的工作,不留下明显的身体特征。”她回答。
  “那Clint的身上本来也有印记的?”他继续追问:“它在什么地方?”
  “这涉及到Barton探员的个人隐私和涉密资料,我不能回答你。”Hill说。
  Pietro立刻溜走了,Wanda看着窃窃私语的新探员和愤怒的Hill,什么都没说。
  但Clint现在正在南美出任务,Pietro在大厦里晃了一圈,最后垂头丧气地跑了回来,坐在那里听Hill把员工章程念了一遍。

  Steve从外星生物的高速飞行器上掉下来的时候已经调整好了姿态,这个高度远远不及他从三曲翼大楼里跳下来的那次,他本来应该毫发无伤地落地,然后站起来继续和外星来的怪物战斗。
  本来应该。
  如果冬兵没有从那扇破损的窗户里伸手出来接他的话。
  Steve被扰乱了着地姿势而冬兵被体重和加速度拽下了楼,他们混乱地摔在一起,四肢缠着四肢,头颈靠着头颈,胸膛贴在一起,血混作一滩,分不清哪些是谁的。
  冬兵总在试图把Steve翻到自己上面去,用身体给他充当缓冲垫,他最后成功了。而Steve丢了盾,尽管他一直以为他把它抓得好好的,但当他想把它垫在Bucky背后的时候才发现它脱手了。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下的,可能是Bucky从窗户里伸手来抓他的时候。
  谢天谢地一直追在他们后面试图拉住他俩的猎鹰在最后一刻放弃了俯冲。
  Steve感受到了冬兵胸口的起伏,它撞在他的肋骨上,隐隐发疼,他不知道那是因为肋骨断了还是肺压伤了还是仅仅就是,全身疼。
  但他看到了冬兵的眼睛,蓝色,带点绿,带点灰,它不像Bucky的眼睛,它又冷又潮湿,还锋利如刀,但他看见了笑意。于是他也笑了起来,他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他想对冬兵说摸摸我的肚子,但他说不出来。
  冬兵能动,他把手指摊开,隔着战斗制服捂在了Steve左臂的那个荆冠一般的印记上。
  Steve觉得死在这里都值了。
  当然他没死,他在病床上醒了过来,一边坐着猎鹰,一边躺着冬兵。“我想单独和他说说话。”Steve说,猎鹰耸了耸肩,拿着削到一半的苹果离开了。
  “Buck。”Steve转过头望着冬兵,冬兵也在望着他。“你说过你的灵魂伴侣和我的灵魂伴侣在同一个部队。”他轻轻说,一边说,一边止不住地笑了起来:“你还说我的灵魂伴侣截了肢,而你的灵魂伴侣中了弹。”他把被子掀开,撩起病号服,给他看自己的肚子,那里没有弹孔留下的伤痕,只有一个记号笔圈起来的模糊痕迹。
  “我那里有个印记。”冬兵说,他终于对Steve开口讲话:“像个星星,那是你的吗?”
  “你都对了,Buck,那是我。”他向着冬兵伸出手去。
  冬兵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我知道你在跟着我,Buck。”Steve又说:“你说过你会跟着我。只是我。”
  “你知道我在跟着你。”冬兵重复。“因为你在跟着我。”
  “那是后来的事,从一开始起,你就在跟着我。”Steve晃了晃手,那看起来就好像在公园里,对他晃动各种食物询问他是不是要一起来一点。城市里的野生动物,他想。
  “我认为跟着你才能弄明白我是谁,但我只想起了你是谁。”冬兵有些犹豫,但最终他侧过身,把手放在了Steve的手上。“我做对了吗?”
  “你从来、从来没有做错过,Buck。”Steve抓紧了那只手。

  “我真不敢相信你对Clint那么做了!”Wanda轻声说,她削了一个苹果,自己吃了。
  “我没有,我发誓!”Pietro顶着一头的绷带,鼻青脸肿地和自己的妹妹在角落里站着。
  “Stark说他亲眼看见你扯开了Clint的制服!你要是没那么做Natasha干吗把你打成这样?”
  “但是我没摸他!我也没拿他的手来摸我!”
  “你确实没这么干,不然Natasha用来打你的就不止是手和脚了。”Wanda把苹果核丢进了垃圾桶里。“但Clint那时候正昏着呢!你就不能等他清醒了再干?”
  “他醒着呢!我问他‘好吗’,他点了头之后我才扯开他的衣服的!”Pietro辩解:“我怎么知道扯开衣服之后他就晕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在同意你扯开他的衣服?还有你这话说给我之外的人听,他们会信吗?”Wanda瞪了他一眼:“总之你得去和Clint道歉,让他和Natasha原谅你。”
  “这么严重?”
  “当然严重,谁会和你一样对着别人撩衣服露肚子?”
  “Cap会!”
  “冬日战士是他的灵魂伴侣,Clint是你的吗?”Wanda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说他不是……”Pietro抱住了脑袋。“好吧我去道歉。”
  “买点巧克力,或者小甜饼。”Wanda提醒他,Pietro立刻转了个方向,跑去买了几块巧克力。
  他冲到Clint的病房,Natasha也在,红发的女特工瞪着Pietro,又瞪着Clint,两个男人不自在地沉默着,但她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好吧,小子。”Clint首先打破了沉默:“撩衣服。”
  “什么?”Pietro傻在那里。
  “撩衣服,露肚子,怎么,你不是一直想我摸摸那里吗?”Clint狡猾地笑了起来。
  “哦,哦,好。”Pietro飞快地把衣服撩了上去,衣摆挂在肩头,露出一整片肚子和胸。
  “肌肉不行就别学Cap撩衣狂奔追求灵魂伴侣了,你没看网上都发起练好腹肌再来晒印记的活动了吗?”Clint用手背拍了拍Pietro肚子上那道印痕,发出啪啪的声响。
  “总比你一身肥肉好,老头子。”Pietro埋头盯着Clint的手,那只手很粗糙,弓弦磨出来的茧子顶在他的皮肤上,硬硬的。但感觉很好,太好了,灵魂伴侣什么的都见鬼去吧,谁知道如果他真的走遍世界去找最后会找到什么样的家伙呢。
  总不可能比Clint要好。
  Clint对Natasha笑了笑,他揪起一小块皮肤,用力捏着转了一圈。
  “嗷————!”Pietro大叫,Wanda站在门外,把嘴里那口苹果都喷在了门上。

  Hill忙得要命,她要把神盾剩下的资源整合起来,留下的麻烦解决掉,丢下的科研继续搞起,还要和潜藏在各地的暗线们再次联络上,给他们新的身份新的安全屋新的资金新的装备让他们好好的、安全的、不叛变地继续潜藏起来,以后才能再次起用。
  但这不意味着她在Natasha走进办公室跳上她的桌子的时候不能稍微放松一下聊点别的事情。
  尤其Natasha还一反常态地穿了一身俄罗斯风格印花的短裙套装。
  “今天有引诱环节?”她问,把笔记本挪到一边盖起来。
  “对。”
  “对象喜欢俄罗斯风味?”
  “我不知道。”
  “那你冒了个险。”Hill挑了挑眉毛。
  “我习惯了,冒险才是常态。”Natasha笑了起来。
  “那去完成你的任务吧。”
  “好。”Natasha笑着提了提印花上衣,露出了肚子,那里有一个伤疤,Fury知道它,Steve知道它,Hill也知道它,当然。
  “你想给我看这个?”Hill盯着那块凸起的皮肤,她看过那里很多次了,Natasha全身都很完美,她想她需要那里留着不完美的东西。
  “我忘了这是不是我受的最重的伤了,不过我把它留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抬着眉毛,把衣服拉上去了一点。“你要摸一下吗?”
  “嗨,我的肚子可不像你这么完美。”Hill把食指和中指盖在那块伤疤上,它摸起来比周围的皮肤更松软,更细腻,更光滑,她的食指蹭过边缘,中指蹭过边缘,接着是无名指,小指,然后又倒回来摸了一遍。
  “我知道,那里什么都没有。”Natasha把手指插到Hill的头发里,顺着她挽发髻的方向抚摸。然后她弯下腰,在她头顶上落下一个吻。

Fin

评论

热度(54)

  1. Rova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2.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不来一发么
  3. 颗颗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4. 绒裤子弟爱好者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吃個小糖果~
  5. 撒尿柔丸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6. Souiler.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