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va

在欧美圈里翻滚
盾冬 | 锤基 | EC | SK | 银鹰
喜好不分先后
吧唧和小舰长是一辈子的私心
欢迎给我投喂Reid小亲亲
努力成为最咸的咸鱼
请让我磕盾冬磕到死🌝
娶不到派派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爱你们所有人╳

分享一碗鸡汤

糖罐子:

从马赛机场回伦敦,碰到一位老太太,八十多岁,一个人要去柏林,“因为那里有个喜欢我的男人在等我。”




14岁吻她的第一个男孩是公园里的陌生人;16岁有第一个未婚夫,“除了爱什么都做了。”;20岁抛下一切去了摩洛哥,遇见头一任丈夫,30年忠诚婚姻以后和平分了手;下两任丈夫不幸去世,断断续续有情人,但再次动心只是这回。——“我已经很久没有奔向我喜欢的男人的臂弯啦。”




老太太一头银发,妆容衣着配饰纹丝不乱,讲起她喜欢的男人眼睛发亮:德国人,一见钟情,幽默感很棒,说法语时有可爱的口音,笑起来极俊,给她写长又热情洋溢的情书。——她怕我认不得他的字迹,就去念给我听。语气里都是恋爱中人那种甜蜜与小心翼翼。她说:“我带这封信是因为上面有他的地址。”




“我回信中一直试图让他冷静:我不是他想像的那种完美的女性形象。我不想隐藏——我的身体不好,年纪也比他想的大。我不希望他喜欢的是他想象中的我。”




说着又开心起来了:“我带了4条裤子,8件t恤,6条裙子,还有半身裙和衬衫。哦,还有丝绸睡衣。”她说,“在柏林,我们要看剧,去饭馆,听歌剧。我得穿得体面一点。”




所以年纪大了又怎么样,关节不好又怎么样,爱情一样可以像只小白鸟一样扑楞楞地降临啊。道别的时候她对我说的也来分享一下:




“祝你学业顺利。人生充满机遇和爱。”





评论

热度(388)

  1. 涂山荼糖罐子 转载了此文字